The Flowing Silence

Title

昨天下午在RTX群里,同事A说,欸我掐指一算,还有三十多天我们就要转正答辩了。
感觉就像是去年十二月的时候,同学B说,哎呀真快,马上寒假一过,回来我们就要毕业答辩了。

我会在在每一个七点四十五的清晨醒来,然后迷迷糊糊地在八点零五起床,洗漱穿衣喝牛奶吃片面包八点二十穿鞋出门,按下电梯,一边等待一边将工牌扣在左胸或者门襟——这主要取决于今天的衬衫有没有口袋。随后在电梯里和面熟的同事微笑着打招呼,分享下昨天晚上在Feedly看见的一些新闻趣事,或者一个人刷今天早上的Feedly。
在公寓楼与办公楼这三分钟的路程里,可以仔细回忆昨天上班做了些什么,五分钟后又要如何在早班会上描述今天(计划)的工作内容。在通常情况下不需要括号,但最近随着并行任务线越来越多,慢慢地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在中午十二点十五分的时候可以身体后仰,靠在餐厅凳子上歇息三十秒,这时候结束了漫长的排队和有些无聊但总归存在的吃饭过程。一般会在两分钟后出现于楼下的喜士多。根据今天的衬衫纹路(随机)在几款常喝的咖啡中选择一瓶——鉴于上个月开始餐补涨到花不完亦不能提现,咖啡的选择一下子多了很多——然后刷卡带走。
通常对于瓶装的咖啡我会在回到工位的路上把它喝完,然后在上电梯之前把它扔进一旁的垃圾桶,这样我可以在漫长的等电梯和电梯上升过程中一只手刷会儿订阅(而不至于一手拿咖啡一手玩手机那样Funning)。

下午三点偶尔会有一波茶歇,能吃到去各地出差的同事带回来的小特产,幸而常有去西安的同事,吃着吃着也倒没那么怀念那个待了七年的城市。
五点半开始,有人陆陆续续开始下班,而我恰巧下午四点至六点有着最高的工作效率。秋日渐至,天黑得也越来越早,黄金工作时间也随着天气app上的sunset时间一般,缓缓地往前移。

啊等下
秋日……渐……至?!

可我来的时候,还是春天啊!
这么想,似乎自己沉迷工作无法自拔,没想到时间流逝这么快,入职与答辩之间,The Flowing Silence,在七点四十五与Sunset之间的往复中,便是半年过去。

但半年前我居然是在教研室坐着!
这么想,似乎自己沉迷工作无法自拔,没想到时光这么慢,学生时代也不过是六个月之前,与如今却仿佛天地之别。

其中第一个感慨占主要地位,毕竟马上就要答辩了……

工作之后似乎真的就很多东西不一样了。
话题往往不以年龄或部门或职级划分,工作&单身,工作&有伴侣,工作&有娃,天然形成了三个谈论圈。


前段时间分享了一首特别深海的Angel's Redemption,今天决定直接用这首以Deep Sea为名的音乐作BGM。
赶在某位已经绝交的挚友二十五岁生日之前把微信加回来了,好说也是有多一句生日快乐,稍稍回报一下多年前她为我准备的几个生日。
顺便diss一下谢大壮。
以及营造一种,我最长的这段友谊,还存在的幻觉。
会觉得一年比十二年更长,当你发现杳无音讯一年以后,这个你认识了十二年之久的人,变成了你完全陌生的样子。
你还是你,而那些你曾经熟悉的人儿,早就不是你记忆中的模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