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Title

在十二月过去了1/4的时候,才决定写下这篇感慨“啊这么快已是十二月,又是一年要结束了”的博客。
原本打算早早睡去,突然看见微博上有一句话,本来也稀疏平常,然后回想起一件事情,两件事情,三件事情,三生万物,不坐(tang)下来写篇博客怕是不行了。(明明第二天早上要早起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晚饭的时候喝了一杯冷咖啡的原因(这次不是茶叶了)。

记得在哪看过句话,大概是说我们觉得时间过得越来越快的原因,是因为同样一年的时间,在我们的生命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短。
十一月那会儿觉得时间好像突然就加速了,上一个记忆还是九月初和同学们三三两两一道找工作,感觉来回跑了很多次,结果一看日历也不过才九月中旬,然后越来越麻木,恍恍惚惚之间越来越多的人签了工作,再一转眼,已经是十一月了。
而后如今再看,时间的加速度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恍惚之间十一月似乎什么都没有做,又来到了十二月。

但是也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有些事情不会再提起,比如和一个很多年的老朋友绝交,又比如和谁表白失败。

晚上和Z说到虚假和不上心,我说我大概能理解,因为我给人的大概也就是这样的感觉呢。
有些事情确实不需要去一直回忆它,甚至不用念叨它,去Check它。它就在那里,终究不会忘记,终究有着它的影响。
与人相处也是这样,不过加上“我以为”这三个字。大多数的关系,沉默反而是最好的保护剂。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句说出口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不过如果是这样的关系,那保护与否也无更多意义。

大概每隔一段时间(短则半年一年,长则两年三年),会因为说不定哪件事情想梳理一遍身边“保护与否关系都无意义”的人,区分那些历久弥新的,和那些可以断绝的关系往来,会很享受那种独自一人不用顾虑其他的状态。
而后一个人alone了一段时间,也许一两个月,也许半年一年,之后,又渐渐地回到周围人身边,那个谈笑之间没心没肺,游走在人与人之间,言语从来不上心的存在。


晚上看见这句:
勒夏特列原理,使这个世界的演化进程,被限制在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区间里,从而确保了「存在」本身的可持续性。

觉得“勒夏特列原理”这个名字听着很是熟悉,似乎自带一种方言的音效,转念想起起,是出自高中化学老师,这句话,他当年也说过。
现在想起来当时为什么化学成绩最好,为什么后来会选择学化学,大概就是因为觉得很多反应,很多原理,都是那种在我看来很Straightforward,很理所当然的东西,不需要去记忆去推演。很多东西看一眼过去就知道它应该是这样。当时觉得化学有着逻辑学和哲学的那种美感。

直到我后来学了高分子化学和物理……

想起来高中化学老师攸光老师,虽然不算那种金句连连的类型,偶尔一两句话语引申出去也挺有意思,道理依然是那些道理,只是如今再想起来似乎又另有一番意味。如今回忆起来也慢慢觉得,当时觉得好玩有趣的“语录”(当时班上还真的有同学整理过了),其实是积累了半辈子人生的豁达。


前几日翻相册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今年还没来得及拍下观音禅寺的银杏金黄的时刻,去太早了叶子尚且还绿,正当时则人山人海(想起去年Lynn好不容易回来新校区,一同去观音禅寺结果还没进山倒是被人山人海挡回来了……)。周一那天下午回头看见宿舍楼下的银杏叶子尚在,正金黄。便又骑着车去了一趟。

十二月一到,确实是没人了,而叶子也只有那孤零零的几片,光线照在残叶上也不再有那通透的光感。偶然看见一只猫咪在墙垛上跳跃,后来又看见第二只,拍着拍着发现,居然有四只之多。游人一走,环境冷清了下来,银杏树下那片不大的园地倒是成了猫休闲之处。金色的佛像,与满地的未清扫的银杏叶,和佛像前嬉戏奔跑的几只猫咪,身后渐渐落下的夕阳,一时间望着这场景有些出神。想着如果夕阳能静止在那里,不再落下,就这样多待一会儿看着猫咪追逐打闹也挺好的。

可是夕阳终究是落下了。
而且因为等到夕阳落山了再骑车回学校,路上简直冻凉掉了……


刚写完这篇,回头翻了一下绝交的人和表白的人的博客,前者暂且不表,而后者,突然想起大概是半年前,后者还在博客里写到“本来是没准备这么开头的,但是就是每次会习惯先去隔壁转一圈再来开工”。
调出Google Analytics的数据,根据IP地域设备等等分析了一圈,她大概是很久没有来过了,转眼物是人非。

那天和Z说到这件事情,我说,既然她不在西安了,过多的言语对话与交流反而太干涉对方的时间。曾经的朋友比如那位刚刚绝交的,都是这样,既然地域有别,那来日相见再叙东西南北,中间的半年一年既然有着各自的工作生活圈子和环境何必尬聊。
如果说决定去上海也许有她30%的原因,那么决定去上海之后选择了商发,尽管堂而皇之的理由说了那么多,但是比例却把剩下的70%填满了。
甚至十月初我去上海面试,也未曾正式的和她说过。直到后来问单位相关问题的时候有提起,接下了对方客套的请吃饭之类的话,可是有着前几次的经验,觉得工作日时间内占用她晚上的时间,还是不妥。终究没见。
终究是那些我以为的“为对方着想”,却给人“不上心”的感觉。
然后那天晚上迎新晚会,看见旁边微信墙纯乎变成了表白墙,触景生情,才又再予她发了一则消息。

喔虽然这样那样的原因说了那么多,不过最后和Z总结的时候,还是说,The Critical Factor依然是自己Level不够的原因吧。我大概成为不了(至少目前不是)她想要的那种能让她仰视的牛逼哄哄的人。
说到底是要提升自己的水平和等级……


BGM是天門的《Sorrowful feather C2Rmix》,这段时间收了蛮多器乐,收的时候觉得“啊这下接下来几篇Blog的BGM都有戏了”,用的时候却依然左右挑选总觉得哪里不合适。
P.S. 感觉以写博客的速度一个小时写完2200字,用来写毕业论文似乎会挺快的……(想太多Orz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Pete reply

    勒夏特列四个字一顿一顿地读极像日语又有方言感觉

    译为吕·查德里 就普普通通了

    看你写了这么多关于找工作的内容的文章 大概新的一年里你会在别的地方开始一段不一样的日子吧😊

    原谅我这句话很翻译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