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属感

Title-belong_to

归属感这个词很奇妙的。大概还是在一个月以前,我在西安的第七年,依然对西安没有多少归属感可言。并不是说有一张归属地是西安的电话卡,有一张地址写到碑林区的身份证和户口,就能感觉我属于这座城市,

对西安没有归属感这件事由来已久,再写出来,是因为前几天在上海浪的时候,突然就有一点觉得自己和这里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割裂。那一瞬间的想法使我停下脚步,仔细凝视着这座城市。

记得去年还是前年暑假的时候,借着表妹来西安的机会,在钟鼓楼广场边上住了两个晚上,第一晚我独自走出酒店,在广场台阶上坐了一个多小时,看人来人往,拍钟楼月色,听台阶下的艺人弹着吉他,竟然完全没有一种在西安待了六年的感觉,仿佛与表妹一样,第一次来到这里。

曾经在西安的时候,无论是去钟楼小寨城墙青龙寺,还是市区外,总有一个时间点卡着,晚上八点,那是末班校车的时间,错过了八点的校车,唯一的公交车916早就没有了,要想返回新校区宿舍,只有打车,尽管这几年顺风车的存在让打车往返新老校区便宜了很多,但是这七年的潜移默化中,打车已经成了最后一个无论如何不到最后时刻绝不会选择的方式。
如果说早上九点钟出门排校车,十点半才到老校区周边,来到通常意义上“西安”所指代的范围,晚上甚至要匆匆安排晚饭,六点半必须开始往回走,七点半之前必须赶到校车乘车点排队,再于九点半到达宿舍。那么确实很难有归属感。
大多数时候,我对西安的印象是不存在“晚上”这个概念的,甚至一个下午晚一些的电影,安排起来都要掂量一番。

归属感的区别,并不是简单的因为,学生时期和工作阶段的不同。
也不只是因为新校区偏远的距离(毕竟老闵行一样偏)。

也许是因为这里有我一个人的独居室,回到住所可以完全放松下来。
更是因为,终于我不用再于浪的同时,还焦虑地时不时看手表,想着下一步该去哪,什么时候我必须走了,又有多少是我没机会体验的。末班地铁的时间点足够我安排行程,甚至只要我能在十点半之前坐上一号线,我最后即使从莘庄打车回到住所,价格也并不算太高昂(也有因为收入比学生时代更可观一些的原因)。

我终于有机会,可以和想见的人一起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行走,然后在并不觉得局促的时间点,互相告别。

那是即使在西安的最后那些时间,那些每天早出晚归去市里跑招聘会的时间,每天晚上和同学拼顺风车回新校区的时间,也没有体会到的,属于我所在的城市的,Feeling。
那时我会说我在西安待了七年,但我行走在西安街头的时候,依然和外来的旅客一样。
并不是说我不喜欢这座城市,只是,确实它没有让我感觉我属于这儿。


BGM是月之门的《苍穹》,听见渣渣辉在国家宝藏中说当年在故宫里看月亮,正好配的这段音乐。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