囿于昼夜

转眼到十一月中旬,恍惚间过去了大半个学期,期中组内汇报的时候,依旧没有什么特别的进展,毕竟idea被盗(而不是被抢)这种事情,我也比较无奈,却也没啥可以说的,要怪只能怪自己事儿多实验进度慢吧。

一直有那么一种感觉,仿佛自己被困在生活中了,无论如何自己走不出那个自己讨厌的处境。并不是说人生说科研说事业什么的,生活,仿佛自己被困在目前并不喜欢的生活中,尝试去改变很多事情,能做到的和不能做到的,不惜得罪一些人,甚至和亲人吵架,而第二天,第三天,很多天之后,发现生活的一切并没有多大变化。

环境,究竟有多重要?我真的该走了么?


忘了是第几次,一个人在教研室晚上待那么晚,倒不是说有多少事情要处理,其实很多事情回寝室也一样能做,只是最近生活的惯性大到不可思议,会在一件事、一系列动作、一个地方或者一个人身上停留特别久,即使没有那么多的意义,只是惯性吧。

想来我渴求的一切其实都只是,为了第二天醒来,面对的是更好的生活,更有意义,也更有趣的生活。感情与个人成就,都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
如果没有为生活带来什么,自己也真的,没有那么想刻意去追求这些吧。反过来,即使并不能得到什么,但是作为占据心中一方之物,又如何能放弃。

义无反顾,避重就轻,都是我。


也许值得纪念的事情不多

至少还有这段回忆够深刻

几度花开花落 有时快乐 有时落寞

很欣慰生命某段时刻 曾一起渡过

时光的河入海流 终於我们分头走

没有哪个港口 是永远的停留

脑海之中有一个 凤凰花开的路口

有我最珍惜的朋友


背景音乐《凤凰花开的路口》,原唱嗓音比较独特,初听怪怪的,而心中带些许情绪之时再听,极入魂。

想起前几天Shun又开始谈博客的意义,说太多次我也厌倦了吧,只是现在回过头来发现自己这里,似乎仍又是偏离了最初的构想,作为一个合格的个人网站,依然有太多情绪无处可写。
每当这个时候,下一次搬家也不远了。
暑假电脑文件彻底丢过一次后,虽然各种不方便,但也确实是那么多年第一次体会到没有历史文件的负担,生活多美好。
博客搬了那么多次家,或许因为强迫症,除了评论系统,基本每次都是全库搬走。似乎自己都习惯了如此,换来换去,不过是换了套UI和域名。

我自轻装简行又有何妨。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