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尘

远处突然又放起烟火,估计是哪家店铺开张了吧。之前感觉心口有点闷,然后喝一杯水后感觉好了不少。果然不是有什么心事,只是身体需要一杯水而已。

高能预警:以下内容涉及矫情,烂大街,自恋,自作多情等容易让人不适的内容,阅读前请做好心理准备。

也是好久没有写这些东西了,博客之前写生活记录,然后写三两句歌词,再之后和她走近,零散几篇心情,终慢慢沉寂。
而最初的最初,我在这里所写的,写时所想的,想时所希冀的,是更遥远的过去,那些已经离开了的地方,那些半年,一年,甚至分开后就再没有见过的人。那时我脑海中浮现的,是过往的一幅幅画面,我以第三人视角在观察,那些我出现在其中的画面,而不是我眼中所看见的画面。

我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我期待什么呢?人不可能将希望寄托在那么遥远的过去,何况,那时过去,不是将来。
总是做着过去的梦,心里却想着将来。
如今回忆起来,尽管是并不很多年以前,却仿佛隔了天地一般。笑一笑,觉得那时真是痴得厉害。


这段时间把《带一本书去巴黎》重新看了一遍,那是我高二还是高一看过的一本书,我记得当时看的时候心里还是风起云涌的,关于历史,关于革命,关于自由平等博爱下面盲目的人群。
差不多五六年过去了,经历了那么多,也了解了那么多之后再看那本书,那种激荡的情怀依旧。


所以我试着去回忆,回忆当时我写下那么些话语的时候我所回忆的。
是否能如书一样,有那种回到当年的代入感。

很多事情场景画面都没有留下证明它们存在过的证据,只有各平台留下的一些零散的话语,一篇博客,日志,几段说说,几条微博,大概也不多了。
而这些东西,最初写的时候就是要刻意按着模糊的方向写的,如今回顾,也很难再还原情景。我再也想不起来那天晚上我说“那个夏天”,那次酒后胡言“错也对,对也错”的时候,是怎样的场景。我和谁,又说了什么,我想到了什么,我在期盼什么,都忘了。
只记得那天聚会,是不醉不归的,难有几个清醒的人,那些平日里斯文的男生女生,也一杯一杯的灌酒,想说的话却又往往说不出了,只包含在那一杯杯酒里,谁又知道呢。

我抬头,看见那个水杯,两年前的暑假,生病,需要热水冲药,于是她顺手买了一个水杯给我。如今杯子的螺口已经裂开,无法再用于喝水,于是被我用来装洗衣粉,仍放在桌子一角。
打开抽屉,还有一个手链躺着,当时也是戴了挺长时间的。现在好像有点发霉了。
还有那么些明信片,以前高中元旦时期夹在信封中各式各样的小纸条。可不是,好多可供回忆的呢。

那时几个人坐在主席台上,面对着夜晚空无一人的运动场谈人生谈理想谈未来也聊八卦。
那时几个人在广场上射气球套娃娃,等她画砂画。
那时几个人拿着豆奶干杯,说祝友谊地久天长,岁岁年年莫相忘。

之前之后,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多少我的事情别人不知道?我回忆一件件曾经的事,想注意那些曾经没有注意过的小细节,想拼凑出一个关于过去的我不知道的答案,却怎么也拼不出属于将来的可能性。

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有心情回忆,当事人也变了呢。
所以过去的事,还是交给回忆就好了。
不过偶尔拿出来,擦一擦尘土。


未若不相识,未结同心句。


背景音乐Arctic,来自专辑《Atlas: Oceans》。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