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

所以我说,我说,我说这就是回忆吧,那些你无法再复刻的心境,便是一种断层,破碎在记忆中,成为可以回忆的东西。

——引子

记得老妈说过,当你的生活开始充满回忆的时候,说明你迷路了。

自己一直在回忆,或者是青葱时代,或是一秒以前,人不就是由回忆构成的吗?迷路或许没有,只是一直没能看清楚而已。

扯远了,回忆这事往往和时间长短无关,和哪些人无关,和地点无关,自己回忆中最深刻的,是当时的心境。当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或者说无法回到)那时的心境的时候,就陷入回忆,没有解释没有理由的回忆。自己的猜测,是为了串起时间的碎片吧~

中间插一句,这篇杂写到上一段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很平静的说了一个多小时,开始也没有出去,就在寝室里坐着,听着,说着,仿佛就像流水一般就这么过去了。对话中得知,有的时候,片面二字会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其实交流中信息的片面传达是一个十分普遍的现象,给经常语塞的我带来不少麻烦……)。回到这里,其实大脑中的记忆,本身就是一种很片面的存在呢,所以自己才会不惜下大力气去搜集,去查找,去验证另外的五个表面,所以自己几乎不删短信,不删邮件,照片永远留着。虽然没有意义,即使当时知道。

回到青花,那段称之为青花的记忆,那段不连续,断层,却又在大脑中渐渐贴合的记忆。

第一个是动漫

说自己读书不多,电影看得也不多,动漫就更少了,但是总就有那么一些会让人反反复复的看,一遍又一遍,直到它烂在记忆里,还不罢休,还要时不时从记忆中抓出细节来check一下。当时的《秒速五厘米》就是那样的一部动漫(剧场电影),即使现在看来,它也有足够丰富的细节值得当时的我细细咀嚼。说当时是因为现在已经很久没有看了,也无发复刻那样的心境。所以,那也终于变成回忆了呢。

我已经不记得那时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了,最早是受老吧主推荐,在网上下在了一个不过252mb大小的版本,放在自己那破旧的mp4上看,当时家里就我一人,躺在客厅的地板上,带着老耳机。看了前两部分,停下来喝口水,继续看完,看了第一遍,感觉像喝的那杯白开水,水中带一些细微的香,然后第二遍,第三遍,从此看了很多遍都停不下来,想抓住那一缕漂浮不定的香。

后来高考前一段时间把很多东西都停下来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暑假的时候,自己有了一个ipad可以用,秒速也下载了1080P的全高清版本,有了一张定制的大床,床头有了一套漫步者细腰音响,手中也有一条Sony的监听耳机,有了很多东西,而那个1080P的版本却也没有看过几次,更是找不到当年所思了。(不过后来的心很大一部分集中在了另一个动画系列中,暂时还没有变成回忆,此为后话,不表。)

记得去年冬天,她问我,为什么当时会看那么多遍呢?我没法解释,只能回一句“因为是当时啊”。

所以我说,我说,我说这就是回忆吧,那些你无法再复刻的心境,便是一种断层,破碎在记忆中,成为可以回忆的东西。

第二个是音乐

不同于动漫,我已经不再想念那个老旧的mp4,但却十分怀念那个因接口而尘封的老耳机,以及那个因接触不良而退役的老音响,可能是当时也不怎么有听感吧,总觉得那副耳机的冷暖是分平衡,声音不毒也不白,却十分有传递感;而那副老音响,宽广的动态范围和声场是现在床头那带低音炮的细腰君也无法比拟的。自己那时听的,大部分还是一些原声(Ost),也因此特别有带入感(所以现在也一直很喜欢听Ost什么的),有时也会待在一个场景里很久很久,久到忽视那BGM的声音,只剩下自己,和环境,或者心境。

到现在,自己存了大约1100首音乐,大概9G左右的大小,不算多,但是每一首都是自己校对过信息(包括专辑封面)的,很奇怪,每一首歌,我都记得它的来源,从哪儿来,又为何能留下来,当时又想到了什么,这一切都历历在目。高二的时候,在百度开了一个专辑,写那些音乐和背后的故事,每周一更,主要还是写个自己看,或者说,述说给柒月,后来,还是因为高考的原因,停下了,也没有再恢复的意思。

高一的时候,买一本杂辑,其中有hansy的摄影,有安妮的文字,还有闫月的专辑,到现在,前二者已经尘封在书架,许久没有翻开过一眼,而那张专辑,却被自己抓轨、转码,从最初那p4,到后来的手机那60mb的主存储区,直到现在的N9,一直携带在身边。感触最深的是那首《她》,那种踏破铁鞋的寻找,如风一般流转的回忆,最后灯火阑珊的故事;那一开始便行云流水让人跟着音乐一起跑动无法停下的感觉;那种拉着你见证回忆种种万千画面的蒙尘感;那琴键敲打在心弦上的震撼,让这空灵的琴音在我耳边萦绕了许久。

说自己对声音苛刻,也是半对吧,没有想过那些专业术语,也没有专业培训甚至交流,只是凭自己的感觉去分析音场,动态范围,去体会什么叫做宽,什么叫做深,何谓沉重有力,何谓空灵飘渺。要的只是回到那年初见时的心境,要的只是一个有传递感的耳机/音响。

第三个是游戏

最早玩的游戏,或者说可以玩得明白的游戏,就是极品飞车5了,在表叔的家里,左撞右碰,却至少知道什么是终点。后来很久没有再接触了,直到初一接触了极品6,一个人摸索着当时看似天书的英文界面,也完成了很大一部份。然后是能连宽带的时候了,那时虽然能上网,也玩过网游,可依然追求单机的画质,以及风格。那时玩的是极品7,一个真正开始当作游戏的游戏,已经不是娱乐的范畴。会改车,会调校引擎和传动,会分析有限的氮气该怎么用在赛道中。印象中很清晰的记得有一个周末的下午,自己开着一辆Mazda FD7一圈一圈的刷赛道,由最初的擦墙过弯1分20秒,到后来的1分01秒,然后想尽办法各种刷,测试各种过弯路线和速度分配,最终做出1分以内的最佳圈速。还有便是极品9,两辆车和一首歌,以及那金色肃杀的秋天,已经绑定在记忆中。

现在又回到了娱乐模式貌似,也不怎么玩游戏了,一周花在游戏上的时间也不过一两个小时而已。依然在玩极品飞车系列,现在14,16,17已经过了,游戏本身做到现在难度已经几乎没有,开着车也只是看风景而已,喜欢14,在美国西南部兜风,看那湛蓝的天空和那仿佛凝固的白云,也喜欢16,那种从西海岸爬雪山过草地一气呵成直至东海岸的行云流水,最近的17也不错,城市的风格也在下怀。

只是没有了那个下午一人一车,一圈又一圈刷记录的冲动/条件/心境吧。

三个粗糙的小故事,就这样~不需要说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纯叙述,给自己听。


背景音乐是朴树的《那些花儿》 吉他伴奏

青蓝

2012-12-5

1:06

于寝室昏暗的台灯下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