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Story

Title
Title

昨晚躺在床上的时候脑海突然浮想起一句话,应该是来自很久之前在网上看见的一则故事,但是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记得了,然后凭着那一句话,配合那么多年的搜索Skill还是找到了原贴。
那是2012年在豆瓣上连载的一篇帖子,当时应该是在刷网的时候当作类似天涯八卦贴看下来的,因为还在连载,也就没有一口气看完,只是留了个大概的印象。想想也五年了呢。(想起来前几天和Zebra感慨大概是要攒五年社保了五年真的很长啊,而现在看五年前的事情一转眼却就回去了)
帖子名叫做《哥的相亲对象是个T啊》,风格是那年网上还挺热乎的咆哮体,感叹号大概占据了1/3的篇幅吧,如若出版实体书的话应该挺占稿费的(笑)。

光凭贴名称,以及开头的行文风格,大概会吓退不少人(比如早上和,我票圈里唯一对我承认自己是Les的,J,说起这篇文不到20s就被劝退了),但是这个故事的主线感情又恰恰不像文字整体粗犷的风格,埋在各类八卦之下,咋看并不起眼,却又细腻无比,清新脱俗。and作为一篇通篇咆哮体八卦贴且行文粗鄙有爽文倾向的文章,文笔居然不错,内容居然不带一点肉,放到现在也是蛮难得的。

因为突然勾起五年前的回忆,想找到那句话的出处,就一不小心看到凌晨,早上起来接着看完。记得上次是谁在微博上说,原话忘记了不过大意是,晚上不要熬夜什么的,对身体不好第二天起不来没精神还可能会猝死这些都不算什么,比这些来得更快的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从心底翻涌出来的,白天被压抑着的回忆,那些你经历的故事,错过的故事,过去的人,排着队挨个找上门和你谈心,在凌晨两点困到身体终于扛不住的时候,还要在你梦中留下些让你真假莫辨的情节。同样地,夜深无人也无事打搅的时候看别人写的故事也是这种感觉(尤其是还带着BGM助攻的时候)。也因为自己平时没心没肺惯了,这种表面嘻嘻哈哈大大咧咧而真实的感情线清新细腻的一旦看进去了,也就入魂了。

说回文章,据说第三季并不是原作者写的,原作者账号已经注销了,写的人说是得到了原作的豆瓣账号,在私人日记里面见到了草稿状态的第三季故事。最后在主线感情几近圆满时,突然用着近乎陨石遁的手法来了个Bad Ending,让人措手不及。

大概已经过了会去纠结Happy Ending和Bad Ending的年纪了,毕竟如果能忽略掉全篇的伏笔(如果有)HE和BE不过最后一两行字的差别而已。有时候我也会想,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人会不由自主地在乎最后那几行字所带来的HE或者BE呢?后来想,可能是因为故事永远是说不完的,总有个见好就收的戛然而止的节点。而作为节点的结局,HE或者BE决定了节点之后剧情的走向,人总是把自己代入故事中,潜意识里构筑着文章最后几行字所留下的几十年的时光,是走向何处。

再说回文章主体,文章的第一季开头,作者是以亲身经历的角度写作,时间和风格也没有什么明显的逻辑漏洞。而最后第三季突然变化的行文节奏,近乎陨石遁的BE结局,和发稿人(不是原作者)写的后记。感觉似乎,故事半真半假,在傻子动情之处为真,其后不过安慰自己所写的故事,又一段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桥段,只不过太稀疏平常。
终于在第三季末尾转折处陨石遁般,叫醒了装睡的人,既然心已死,那就没有必要再编下去了。
也许后来自己也觉得第三季剧情太过仓促,便在发表到第二季结局封笔,留下了一个HE式的伏笔让人感慨,原有的第三季存在私有日志中聊以慰藉,以自嘲,最后直到注销帐号之前都没有亲自发出来。文章终究是小说,而背后原型原Po的故事去掉那些跌宕起伏之后,依然只是简单的单相思,而已吧。

就像之前说的,为什么低落的时候觉得这么多歌都在说自己,也其实世界上的情感无外乎就那么几种状况,剧本主线不过八个样板戏,换上不同的名字和细节又是另一个人的故事。说来说去悲伤也不过就这么廉价得庸俗而已。


BGM为屠颖的《秋月梧桐》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