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夜记

习惯性回头,以至最后将身子转过来,背对着未来,这也许不是逃避,我依然在前进,可是不想面对着那在我看来还很遥远的人和事。

呐,说时常回忆之类的,用记忆,用脑海中的印象给自己绘制一个美好的过往画面然后把自己装进去,而事实上那不过是一个笼子,我把自己装在笼子里,背对着未来,踉跄地走着,却在笑,笑我看见的过去。而回忆和忧伤这东西,最是容易装文艺范了,被捏造成一个四不像的文艺青年,却逃不掉那浅薄的认知,和穷而无力的话语。想得太多,而读书太少,如是说。

偶尔会有发现,那些回忆中的人都已经走远,走到那些离我很遥远的轨道,才发觉身前身后竟然已经有了那么宽的一道沟壑。然后想返身折过,却又被笼子的惯性带回。

我在对抗他,对抗那股惯性

2013-04-15夜

观某人的renren有感碎碎念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