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点半回寝室后头疼,开电脑,看完Feedly后实在撑不住了,编到一半的网页也留着,上床休息。

睡不着,开手机,看到一条消息,头越发痛,越发清醒(或者感觉清醒的迷乱),感觉有一长段话被绞断、打结、堵塞在胸口,呼之欲出却又吐不出一个字节。一个人在寝室,在床上躺着,反复地捶床板,反复地问自己:我需要的,到底是什么?而我又在追求什么?没有想到答案,只是不停的问,不停的问。

五点起身,把衣服洗掉、看新番、吐槽、签到、食堂、寝室、编写剩下的网页、帮同学的电脑分区、找到一张不错的专辑、社联的通知、回漏掉的老爹的电话、然后看到一条短信。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我仍然无法回答,也没想过刻意回答。

但我至少知道了,有一件,是我不需要的,也不用再追求下去。


背景音乐选自专辑《crazy love》,貌似是电影的原声,不愿多了解。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