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日杂记

四月三十

清算了一下这个月的开销,简直惨不忍睹,四月算是破产月了。
光是在淘宝上的消费就已经达到了(不能说,因为据我所知老妈偶尔也会在暗中偷看这个博客)元。
即使考虑到因为丢了包,补买的物件以及来回办证件的费用,仍然是极高的。

而且这个月话费也超级高,除了电话费(忘了好像是哪次给老妈打电话一下没控制住又忘了老妈的号码不是移动的没有亲情号只能0.7/min的收费又没挂IP拨号……)和短信费很大部分是在GPRS上网费用这一块,安卓手机费流量还真是不一般,可是打开流量详情却又发现似乎没有哪一项是可以略去的。锐捷网费也透了一些。

五月再这样剁手!!!


四月廿六

新的照片已经上传,为首是一张昨天的落日照,那时刚雨停,夕阳上方仍然是青灰色的云层,也不再有那种常见的紫红色晚霞,于是最后修片的时候,把颜色调得很奇幻,并不是按照那时天空的形象来修的,而是按照那时的天空留在我心中的印象,一个很抽象的印象。

顺便晒一晒新入手的Sailor Profit 14k~


四月廿九

原本定在明天的游泳计划提前到了今天,并且中午商讨的时候同行之人均放弃,只有我一个人坚持去。
一个人去的话,又要像上周六一样了吧,一个人在深水区一圈一圈地游,没有休息,没有嬉闹,不教任何人。从游泳班出来后就很少有这样的机会了。
不过这样的机会并不需要如此频繁的出现。

于是我也打算不去了。
在寝室从中午待到下午三点四十,很久没有在寝室待那么久了,快忘了能干些什么,剧连看了两集,累了,微博Feedly等刷了一遍又一遍,还是那样,游戏也完全没有想玩的冲动,只是最后实在不知道做什么,于是删掉了NFS17的存档,打算从零再开始。

后来Neo归来,继续游泳的计划,才算把我从无聊中解救出来。
不过话说今天的水温超低,本来就稍带感冒,这次回去不来个卧病在床三五天还真对不起今天的水温……

另,晚上自习的时候感觉挺不自然的,一开始没在意,最后回寝室的时候才意识到,是因为大遥遥的位置被占了,坐我后方的人换了一个。


四月廿六(之二)

一直想着要有个机会,在游泳池将自己累到筋疲力尽,一个人游泳,不叫上任何人,深水区,一圈又一圈,不停歇。
一来是体会一下这种久违的感觉,二来是希望这种时刻,能完全放空头脑,什么都不想。

可还是想起了点什么。小学五年级暑假,我从游泳班毕业的时候,老妈说了一句:“现在你有两样东西是我和你爸不会的了,一个是游泳,一个是溜冰。”
现在想来还真有点心酸。

另,记得一个半月之前,有一次游泳被只在当天中午见过一面的人认出,而今天游到十七圈的时候,又在岸边被一名同学认出来,考虑到我戴上泳帽和泳镜后照镜子都认不出自己,所以还是挺奇怪的,问他,他说:“因为你白…”
深受打击,居然不是说因为我游得快……


四月十八

除了在丢包的事件中归类幸运与不幸,还有一件值得欣慰的事。在丢包之后我有第一时间在各社交平台发布寻物启事,虽然知道希望渺茫。
说欣慰是因为,后来在人人网,发现自己的首页已经被那条寻物启事的转发给刷屏了。转发者遍布同学、同事、以前在社联打杂时认识的一些协会会长等,好些人的名字提起来都显生疏,还有好些我甚至不认识的人。

虽然说转发只是动动指头的事,不过能有这么些人就已经很不错了,心里欣慰也带些感动。


四月廿九(之二)

昨天下午从餐厅撤离的时候,同行的女生注意到了值班经理站台处有一本《功能高分子》(正好我遗失的书包中也有这样一本书),当时听她说这段时间每次经过的时候都会瞄一眼,为我看看。
也感动,不过被自己的沉默或是话痨掩饰。毕竟作为失主的我,都已经没有耐心这样持续观察。

虽然最终那本书并不是我所遗失的,而我遗失的那些东西,也算是真正对之死心了已经。

可是很奇怪的是,当我最终知道那本书不是我的,餐厅也没有找到我的包的时候,反而有种释怀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我已经接受了我的包被偷了的事实,该补买补办的必需品已经补齐,心理也早已平复,若是突然找到的话,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像唐顿庄园中,那名原以为死在泰坦尼克号上,最终却以一战伤病员的身份回到庄园的继承人一样。会给人一种微妙的感觉。


背景音乐仍然选自《Living Room Songs》,This Place Is A Shelter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