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廿七

由大四狗变成研一狗的路途中~
舍友也说我蛮久没更新博客了,而且我自己也觉得一个多月没写博客简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这不像一个话痨的作风。

于是今天回家的火车上,自己一个人抱着台电脑坐在下铺,趁着没网的时候看能不能憋出点字来。
而我是打算运用反证法的……证明我确实没什么可以写的了。
就像不愿意再拿起那台D5000拍照一样,不愿再打开LR修图一样(但是你毕业照还没修完啊!!!)
所以说,是累(lan)了吧。


如果说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毕业,送走一个又一个的同学,拿着一件空白的T-shirt找所有人签字,以及为所有人的T-shirt上签上“Suy”;分手;和师兄去成都,回到那个曾经我们实习过的X飞,原以为成都的工作我们只是给对方FO,然后在边上看着工人操作就好,Too young,sometimes native!全部自己上阵!纯手工打造碳纤维鼠(shi)标(yan)垫(jian),防弹哦亲!热压罐还坏了哦亲!于是白天在厂里作为工人存在,晚上两个大男生在酒店里搜罗着看点啥电影,连续看了几部爱情片后(你们知道两个男生一起看爱情片是什么感觉么!是爱情片不是爱情动作片!),终于找到了更有意思的,两个学化学的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看完了整整五季绝命毒师。

等等,语气好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嗯……

我相信事物是守恒的,就像网络和流量一样,在成都的十一天,酒店内的数字电视内电影美剧相当之全,基本只要想看的没有找不到的,往往是因为太多了不知道看什么而发愁,另附50M带宽的无线网络;对比之下,当我来到北京之后,果不其然老爹依然没有为家里装上电视以及宽带。寒假我来北京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那时他还在用着移动2G网络,Windows Phone系统的Nokia 1520,对我在北京两个星期手机流量就超了800mb表示非常不理解,而终于,他在换上4G网络的6 Plus后,发现在这样一个没WiFi的家里每个月3个G的流量都不够他用时,就再不会嫌弃我这次暑假流量超了呢,并且表示非常理解~

呃,整篇文章的语气似乎还是没有转换回来,就算了吧……


从西安去北京的时候,高铁四个半小时即到,那是下午到傍晚的一段时间,沿途一如既往的一片灰色,从窗口飞速掠过;
从北京回赣州的时候,普快二十三个小时,现在正好午后太阳最盛的时候,坐在窗边看外面绿野平原,蓝天白云,偶尔有树缓缓经过。


刚才好像提了一下分手,想起来好像也并没有一个那么明确的时间点,如果要说的话,以她回家的那一天计或许比较合适,然而确定日期这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最后那半个月几乎天天争吵,其实说到底从最初的一个星期以后,矛盾就已经伴随着每天的生活,即使在考研那段时间也不例外,而我并不很愿意给家里说这些事情而已,所以每次打电话或者微信里问到,我都说挺好一切正常,最后营造出一个我毫无征兆率性分手的形象。然而并不是。
当有的事情没办法解决,有的矛盾没办法调和,终究合不来的时候,还是麻利地一刀斩断比较好点。当不敢再去想今后两个人的生活会怎样的时候,继续下去也只是拖延时间吧。

分手并不是个轻易的决定,而回忆起来,当初在一起的时候,确是太过仓促,还未足够了解,没有足够的接触,就匆匆开始一段感情。然而感情这东西,开始的时候容易,而结束难。
于是我也再不会这么轻易地开始一段感情了(吧)


回到赣州已经是28号了,那个五人群,心血来潮去问了一下有没有人出来玩耍,才发现那两个工作的已经入职,国防生毕业为祖国守边疆,只剩下大脸一人还在赣州。以往每次放假回赣州,都能凑齐这么几个人去趟钓鱼台和人民巷,最后坐在一家米粉鱼店里聊人生聊理想聊八卦(后者为主),而突然就凑不齐人了,却从未认真想过,也不是我不关心同学。
其他的同学亦是如此,已经不知道还能叫谁出来了,聚会也办不起来。
只想着能不能再聚齐一伙人来家里做饭。


班长也是七月二日送走的,唯一一个陪了我四年的舍友,在分别前一个小时,两个人还各自躺在床上睡午觉,送他上车的时候,校车很快就发车了,也没来得及道别,一点离别的感觉都没有,似乎觉得第二天起床还能看见这家伙在对面床上躺着,那种错觉一直持续了好多天才慢慢消散,如当年另一个舍友去比国的时候那样,似乎越是亲近越是每天要见的人,就越难产生离别的情绪和反应。
也许毕业多年之后回忆起来,感情依然在,但是坐在一起却找不到话说的情形,还是会存在吧~
就如高中同学一样。

也许也会像高中同学那样,毕业之后那些原本不熟的人渐渐走在一起,那些相熟的人却又再无话可说。


背景音乐是何韵诗的《木纹》:

如果 一手锯开枯树 木不会发现痛
不过 日日浇水的我 觉得被挖空
如果 必须结束关系 难扮成从未栽种
让我 数着年轮 这些年轮 我的心会痛
毕竟那段如沐春风,早刻进百年长的信
在信中 圈圈紧扣 情感多深厚
前因 非因 错种
分开简单 抹去往事极难
几多温馨 烛光晚餐
难以用 斧头一劈 叫画面飞散
伴侣没了 记忆会为患
倚星细语 抱月夜谈
历历在目 录下年监
来年树倒 身影孤 烟花散,年轮未可推翻 化不淡

缘悭 但是人非草木 并不会太易惯
刻个 木造的心给我 痛苦未会减
情愿 旧事连根一拔 忘灭如燃尽的炭
但我 数着年轮 几圈年轮 已经湿了眼

分手与又平复之间
少不过百年零一晚
就怕翻风的一晚 回首贪一眼
回忆急速扩散
分开简单 抹去往事极难
几多温馨 烛光晚餐
难以用 斧头一劈 叫画面飞散
伴侣没了 记忆会为患
倚星细语 抱月夜谈
历历在目 录下年监
来年树倒 身影孤 烟花散
年轮未可推翻 化不淡

就怕新婚的一晚 临终贪一眼
徒添几分慨叹
分开简单 抹去往事极难
几多温馨 烛光晚餐
难以用 斧头一劈 叫画面飞散
伴侣没了 记忆会为患
倚星细语 抱月夜谈
历历在目 录下年监
来年树倒 身影孤 烟花散
年轮未可推翻 化不淡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