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五日

一、二、三、四

下午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从五楼经安全通道走到四楼,再经馆内一路到一楼大厅,有一种经历春夏秋冬的感觉,而后转过一瞬,又暴露在七月初的艳阳之下。

4号一天的乌云夹雨后的今天下午,五点四十出去的时候,抬眼望去天空蓝得很有土耳其的味道,仅有的几片云也如撕得极细的棉絮。倒是现在,透过一楼的落地窗,抬头看见秦岭上空仿佛凝结着一团棉花,却也丝毫没有违和感,或许秦岭就当有些不同,是么?

北京时间18点的时候,西安的阳光还不曾展现一丝夕阳的赤红。从云餐回的路上看阳光洒落一地的明媚,覆在眼前的青草逆着光通透如玉,图书馆的外墙也在斜照的阳光下光影分明,带着十二分的立体感,明亮得很舒服而不刺眼,果然还是夕阳前后一小时最适合拍照。不敢回去拿相机,不然目测一个晚上就又要用来面对Lr了。

等餐的时候想着,今天穿的这套衣服,草绿色的T恤和淡咖的中裤,还是初二的时候老妈买的。细想起来,无论是那时,还是现在,穿着这身衣服都不觉什么突兀。终究,是没变些什么呢。

闫月的新专辑《敦煌》,2012年10月,原来新的专辑已经出了那么久了,记得09年买的那本《月》,那首《她》一直循环了五年,存在我用过的每一个可以播放音乐的设备里。以为不会再有新作,却还是被我找到。新浪的乐库不全,感谢京东还有货~而且比淘宝还便宜100元。

说来09年的专辑《月》只有四首,借着安妮同名的书,或者说作为书的一部分在很多人中铺展开了,一直在后台做音乐工作的闫月或许觉得时间到了,12年的《敦煌》用更丰富的乐章和组成承载着一名后台工作者对音乐的全部理念,发布已有一年,却在网络上杳无音讯,连试听都找不全,似乎完全就没有人听过有这个一个专辑的存在。

不知道这是多么凉的一盆冷水。

闫月依然做着她的后台工作,企划、制作、监制着一批又一批的唱片业务,说要拍摄的电影《敦煌传奇》过了去年12月也再无音讯,倒是10年的音乐剧《张爱玲》现在还在各地演出着。

社会有时候就是最大的玩笑,不是么?可是在玩笑里边的人,却要如何才能笑得起来。

说来那本29元的书《月》,书后的那张闫月的CD是我认为最大的价值。书已被遗忘被尘封在千里外的小楼书架,而CD的内容则被抓轨被转码被复制被粘贴,一路陪我走完了这五年时间。


音乐来自专辑《敦煌》,闫月的《雕刻时光》

2013-07-05

下午18:40于西北工业大学图书馆

想拿起相机记录下这几日明媚的阳光

眼前却有着两门怎么都迈不过去的考试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