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黄昏

最近总是纠结一些本就不应该存在纠结的事物,大概是平时纠结惯了,到了不需要纠结的时候,反而不习惯了。不好,不好。

副歌那段的歌词,画面感和情感代入都好强烈~

从不懂机变的光阴,到不敢单纯的年份。

愚蠢得一诺千金,勇敢得一字千钧。

骗尽多情是戏文,骗过天下是忠贞。


歌词如下:

滚滚红尘暮色近 瑟瑟秋风天光沉
我起身 掩上等你的门
敲落灯花这一瞬 月下黑白乱纷纷
才明白 当局者迷是真
 
数白发 念青春 惆怅里最不经意的人
残酒筹 旧金樽 只配提醒这孑然一身
 
从不懂机变的光阴 到不敢单纯的年份
你我曾供奉什么来祭奠天真
心照未宣 有时远 有时近
骗尽多情是戏文 骗过天下是忠贞
你问我 今生做哪种人
成败盖棺才定论 何必前事到如今
却牢记 你沉默那个转身
拂袖扬鞭断轻尘 无言分袂绿杨阴
那是你 连回首都不肯
昨日负手踏青云 今朝孤襟出雁门
荣华身 一世幻 一时真
 
几步走 几步寻 问哪处绿水青山留人
来时路 少时心 提笔无言临出旧笔顺
 
等我这冷酒沾了唇 似你那背影蚀了心
余温那么真 挑灯霜雪已共枕
梦萦时分 谁敲醒这门
骗尽多情是戏文 骗过天下是忠贞
你问我 今生做哪种人
成败盖棺才定论 何必前事到如今
却牢记 你沉默那个转身
拂袖扬鞭断轻尘 无言分袂绿杨阴
只有你 连回首都不肯
愚蠢得一诺千金 勇敢得一字千钧
却再没 许我一句深信
无意无情休相问 天地茫茫不相亲
你说过 渺小的是我们
终日孤影对孤身 夜来孤衾对孤坟
一子落 两世人 对黄昏


最近脑海中老是出现松子那部电影,虽然看完那会儿还写过一篇观后感,不过只是回应堂兄的推荐,虽有感悟,但当时并没有特别喜欢。
可最近却不受控制地一直在脑海中循环出现。
为了生活能被称之为“生活”的尊严。

很久以前和蓝探讨过关于秘密的问题,那时我说,我自己大概除了密码,也没有什么秘密了吧。
其实,甚至密码都不能算秘密了。

因为没有什么是须得隐瞒或者不愿提起的。若是说事件,确实如此。
但还有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思绪,连自己都理不顺道不明的东西,是否能算作秘密呢?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