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得空写博客。

习惯了每天十一半点才回宿舍。记得有一个问题说为什么有人喜欢开车回家,停车后在车上待好一会儿才走,回答说,因为这是一个可以做自己的时间。不像在公司作为工作人员,在路上作为社会一员,在家中作为丈夫和父亲,停车后的这一小段时间就只属于自己。


上个月的这个时候提前开了研会换届竞选,从此卸下了学生工作。那天晚上从教研室回寝室的路上正好碰见同事Kathy,就聊到各自以前的学生工作经历,相互感叹从此我们就退出了那么多年来的学生工作了呢。我说我还记得我大二的第一份学生工作,在社联联系各个社团,那时自己给社长打个电话还要列个草稿,把要说的话一字一句记下来,然后打电话的时候一口气读完(某社长看到这里估计要发笑了)。现在已经可以厚着脸皮和副主席们前一秒扯家常下一秒安排工作。

与之对应的就是这一年没怎么好好做科研,然后突然之间带了一个半毕设,那半个感觉有点对不起她……

之后研助管的工作到月底交接,为下一届研会颁发聘书,提交助管工作总结这些。没有一步到位干净利索地把学生工作一口气全部停掉,拖得略长了些,也是有点烦。

但是工作总结是有好好在写,凭空不带Ctrl+C/V地写了一千五百多字,写到凌晨一点。

之前也和Kathy说,这一年多来最开心的还是认识了你们,可以元旦的那天一起在翱翔体育馆台下看晚会,组队欢呼,一起挥手,可以有事没事出去吃个饭打个麻将顺便吐槽各自的科研和学生工作,有事的时候几个人联合起来怼人也理直气壮的。


大概是四月的时候Lynn去了上海(好像还特别巧去了临港),九月回国四月才入职这工作前期的等待体验怕是不输Zebra了~

即使当初打电话要写草稿才说得出口还是义无反顾地加入社联还是编辑部的时候,就在想着能多认识点人就好了。Lynn也是那个时候认识的人之一,那段时间留下来的朋友算是不多吧,两个人而已。也是巧合还是怎样,曾经和Q非常熟悉,我大概知道她不少秘密,支离破碎的一系列,尤其是在她出国之后,16年之后却又两边又沉默了很久,再一次联络上还是因为她一个朋友的事情。而Lynn正好在16年的时候,从只言片语慢慢变成后来的无话不说。那时候正好Lynn从英国回来,而我又鬼迷心窍突然想去一趟英国(最后因为各种原因卡在办签证这一步没走出去)。

所以说人与人真是很奇妙的关系呢。


四月的时候同时听说ZP、Big Face、MJ脱单,后二者居然真的成了。

一直开玩笑说自己是最佳月老,不过在Big Face和MJ之间自己其实只是牵了一次线,就再没有做什么了,不算Big face几次找我咨询的话。

ZP这边,寒假的时候还在吐槽说他微博上表白的那长长一段话对方根本没有做出看见了的样子,问他二战那年很奇怪的在十字路口遇见的那个女生是谁也哈哈哈哈过去了,然后四月就真的不再形单影只了呢。不过以后多了一个借钱表白的梗可以说。

Big Face在寒假问我的时候也是一脸患得患失,深思熟虑了很久考虑了从家庭到工作到性格到未来几年各自的成长的问题,在以为真的要八年后长白上天池带着娃会师的时候,突然说就决定了。


五一刚过便去了一趟深圳,那会儿周三晚上,也比较遗憾没能和大家一起聚一次,但是其实我还是更喜欢一对一的交流多一点吧。所以最后一个时间段见一个人,从晚饭到第二天早餐,见到了失业青年、Brit、Zebra,也算是圆满了,没见到ZZJ和FH算是有一点点遗憾?

由于是带着任务去深圳的,碰巧是Brit和我有一样的问题。也于是人生第一次去酒吧旁边坐着的就只有一个Brit。

记得去年8月之前我还从未知道Brit会因为失恋哭那么久。

有点点小小的悲伤,Brit其实也并不是很有镜头感,拍出来的照片也有点怪怪的感觉,当然比Lynn要好太多。这些年拍过最舒心的人大概就是Chou了吧,可惜师姐已经毕业了呢,所以找我拍毕业照的时候也完全没有拒绝(不知道最后有没有被嫌弃倒是……)。ZZJ应该也挺好,不过可能没有机会拍照了呢。

人像摄影计划再度陷入“不知道下一个人是谁”的状况。

说来蛮对不起Q(对的就是上面说的特别熟悉的Q)为她拍过两次照片,一次是在大三的时候还在校园,为她拍过一套校园照片,也印成明信片了,就是蛮……惨不忍睹的。后来我说我这几年技术长进了呢你看我后来拍风景多好看你看这日出,这街拍,这河水,ex也有不少照片呢,要不我给你补拍几张弥补一下当年留下的创伤。然后16年一起去玩的时候也有带相机。

就是照片现在还没挑出几张好看的给她……

想到这里这大概就是后来友谊走向尽头的原因吧(大误)(此处响起BGM)


也有遇见一个很是腼腆的女生,是那0.5/(1+0.5),总是觉得有些愧疚,也不是说愧疚,是看见了同样环境下的自己的影子。


又又又换手机了,也不快毕竟P8用到了P10闪存门都发酵的时候,而且从N9到S4再到P8都是16G存储这次终于有128G可以任意存了。

有点心情复杂其实。

毕竟是11年那会儿拒绝了家里一部现成的iPhone 4买了一部Nokia N9,从此拒绝了Apple体系一直没有回去,无论手机平板还是PC,同价位再没有考虑过Apple。如果那时候选择了用iOS系统,按我的性格大概会一直坚持下来,身边的设备应该也早就不是如今的体系了吧,谈不上好坏,两种不同的习惯而已。在使用习惯上我仍然喜欢Google系列的多一些。

另一方面这又是第N+1台我没有决定权的手机,从高中到大学,除了那台拒绝了iPhone4的N9,我用过的所有手机,从最早的功能机到后来的iPhone4、S4、P8,以及现在的7P,都是在家里没有人用的。然后正好某一次回家的时候老爹撇一眼我的手机会说,哟这手机你好像也用了几年了,家里正好还有一台XX没人用你拿去吧。

我的相机在我身边待了八年倒是从来没这个待遇。

自己似乎也越来越少折腾了,从最初的N9的Meego系统,到后来拿国行S4刷Google Play Edition的原生Android用美区账号和完整的Google服务,再到P8只Root、Xposed、刷Gapps和Google商店,到现在拿部iPhone直接用,甚至连美区账号都懒得弄一个,慢慢的换手机的折腾少了很多。

曾经以为我这种重症Google患者,在Android之间转移会有多容易,在向其他平台转移就会有多麻烦。没想到迁移到iOS也只不过小半天的时间,大多数时间还是花费在了配置一系列软件上。似乎也没有什么不习惯呢。

倒是WorkFlow真好用!


BGM是夏目第六季的片尾曲《きみのうた》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shun reply

    关注点完全落在了又又又又换手机了,以及某社长在要求笑的时候才笑的,该配合你演出的时候怎么能视而不见呢?

  • xuyan0124 reply

    @shun 本来就没有笑点啊强行为你安排了一个(手动斜眼

  • shun reply

    @是没有任何用的你怎么就不信呢╮(╯▽╰)╭

  • xuyan0124 reply

    @shun 假装有用啊,能看懂是在回复谁就好了,没有通知系统怪我喽……

  • shun reply

    @xuyan0124 哦好像是有用的,邮箱木有提醒而已

  • xuyan0124 reply

    @shun 对吧象征意义怎么能说不是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