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信片

昨天中午经过云D楼下的时候下意识去找明信片。

果然还是没有。

只是记得有明信片没有收到,却没记起来是谁的。自从本科毕业后,不再有966这个邮箱号,就再没体会过快递般速度的邮寄体验了。

一点点回忆起来的话,研一那会儿Jenny寄的一张明信片,我说大概一个月左右能到吧,后来就没见过了。

印......

与君书

有一篇元旦的文章,一直屯着没写。

而这篇却是不想再拖了,有些心情有时效性,今日不写,往后也就淡而又忘了吧。

为了写得畅快,特地把输入法从还在练习的双拼,换成了全拼。

是有些醉了还是如何,我问自己也无用。只是一瓶啤酒,空调开得太暖促进了乙醇的吸收可算一个原因呢?带点感冒介于头晕......

囿于昼夜

转眼到十一月中旬,恍惚间过去了大半个学期,期中组内汇报的时候,依旧没有什么特别的进展,毕竟idea被盗(而不是被抢)这种事情,我也比较无奈,却也没啥可以说的,要怪只能怪自己事儿多实验进度慢吧。

一直有那么一种感觉,仿佛自己被困在生活中了,无论如何自己走不出那个自己讨厌的处境。并不是说人生说科......